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解读

(以案释法)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暴力伤害才能认定为工伤

2019-11-05 09:49     来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字体: 打印

一、案情简介

刘某某生前系X公司的员工,工种:保安。2011125日上午7时许,X公司保安人员陈某某、吕某某接刘某某和林某的班,刘某某下班后拿开水壶回宿舍,在宿舍倒完开水出来后在宿舍走廊处被同事陈某某以刘某某向其追讨该公司人员林某的注射狂犬疫苗费用为由将刘某某多处砍击,致刘某某的右颈动静脉完全断离,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陈某某报警被随后赶来的公安人员抓获。经鉴定,刘某某系砍器类锐器创伤右颈动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201138日李某某(系刘某某的妻子)向X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X市人社局依法受理,经调查后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刘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不予认定工伤。李某某等七人(系刘某某的近亲属)不服,向XX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XX区人民法院认为,对刘某某是否认定为工伤的关键在于刘某某是否是因为工作原因或者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侵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条的规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仲裁机构裁决文书确认的事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依据已生效的X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认定的事实及林某等多人的证人证言、陈某某的供述等作全面、综合的分析,陈某某以刘某某向其追讨林某的打狂犬疫苗费用为由,用菜刀多处砍击刘某某致其当场死亡,而林某是在家被猫抓伤,由此产生的打狂犬疫苗费用与工作无关,追讨该费用亦与工作无关。因此本案即使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作合理延伸的理解,但刘某某并不是因为工作原因而导致其受到暴力侵害,刘某某受到暴力侵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原告认为刘某某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应认定为工伤的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法院不予采纳。XX区人民法院判决支持了X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二、法律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如何理解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上述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确认工伤事故必须包含以下要素:第一,有劳动关系的存在;第二,职工事实上受到人身损害;第三,职工是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受到的人身损害。本案中,刘某某与X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及刘某某受到的人身损害是没有争议的。有争议的是刘某某受到的人身损害是否是在其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发生的。认定“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又必须注意三个要件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为工作原因而受到的人身损害即为工伤。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使其在因工负伤后能够及时、充分享受到工伤保险待遇,最大限度维护劳动者的安全生产权利,工伤保险法律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都做了扩大解释。但是无论做怎样的扩大解释,职工受到的人身损害必须与工作有直接的联系,其伤害必须是因为工作原因所致。本案中,刘某某是在2011125日早晨下班后拿开水壶回其宿舍,在宿舍倒完开水出来后在宿舍走廊处被陈某某以刘某某向其追讨林某的注射狂犬疫苗费用为由用菜刀砍死的,刘某某被砍当时并非在履行工作职责,陈某某也并非以工作原因致刘某某死亡,因此,刘某某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也不是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伤害的,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因此,X市人社局对刘某某作出不予认定为工伤的决定是正确的。

三、典型意义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认定“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又必须注意三个要件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因工作原因”必须具备以下三个要素:(1)工作行为;(2)人身损害后果;(3)行为与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只有职工因工作行为受到暴力伤害而导致其遭受人身损害的情况下,才能认定为工伤。

建议:一是立法上进一步明确“因履行工作职责”所指的具体标准和范围;二是办案人员在实际工作中特别是遇到疑难案件时,要加强对法律法规的全面掌握和运用,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和把握,依法进行工伤认定。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